百事2-注册-登录页

作者:admin发表时间:2020-05-16 14:55:44

时间回到2003年。

郭京飞这一年在上海戏剧学院学表演,他自认为是不修边幅的艺术家,就爱裹着军大衣在学校里面穿梭,经常不刷牙,不洗脸,还不许别人说他丑,和同学排练的时候郭京飞总觉得什么都必须是自己说得算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这样的郭京飞,当然没什么朋友。直到他遇见了雷佳音。

雷佳音是比郭京飞矮两级的学弟,人长得懵,性格也忠厚,经常在校园里埋头学习,躺在宿舍时老对着天花板反思:自己要资源没资源,要背景没背景,要长相没长相,这可咋办呢?

不知道为什么,有可能是自卑的雷佳音羡慕拽拽的郭京飞,也有可能是他们俩臭味相投,反正面对人人都嫌弃的郭京飞,雷佳音一点都不排斥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雷佳音自打认识了郭京飞,就老爱和他呆一块儿。郭京飞见自己有了小跟帮,就经常撺掇不会喝酒的雷佳音出去大喝,两人边喝酒边谈人生理想,彼此熟悉了之后还经常一起练嘴皮耍贫嘴,渐渐地,友情就渐渐筑成了高楼大厦。

郭京飞从上戏毕业后,去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,在话剧舞台上他可谓是光芒四射,演了《牛虻》《肮脏的手》《罗密欧与祝英台》等艺术气息浓厚的话剧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因为话剧演得又多又好,郭京飞得了一美名:话剧王子。然而他一点也不开心,站在话剧中心的18楼时他恨不得跳下去。

每天只睡三个小时,生活已经被工作完全填充,郭京飞活得真叫一个累。

而郭京飞的兄弟雷佳音,境况也没有多好。雷佳音知道自己没有任何靠山,没有人脉,只能实打实地靠演技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他老老实实地在戏里磨练演戏,可“队友”总是不给力。和吸毒的张默一起演《翻手为云覆手雨》,观众不愿意看;和姚笛合作演《爱情碟中谍》,戏还没拍完,姚笛文章的事情就被曝光了……

演戏不顺让雷佳音觉得日子看不到头,老觉得当下演的角色应该就是自己演的最后一个角色。最难的时候,他还抑郁了。

在郭京飞和雷佳音都遭遇不顺的时候,他们总抽空聚在一起胡吃海喝,将那些经历的悲剧当作笑话去说,从调侃中找乐子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2014年,郭京飞转战电视剧,凭着《大男当婚》《暗黑者》《龙门镖局》几部戏,在电视圈里闯出了点名堂。

有回,郭京飞去横店拍戏,看到雷佳音在隔壁,两人相见甚欢,便拉上了李光洁一道去外面喝酒,三个老男孩喝到畅快淋漓时建了个喝酒约饭群,以后他们闲着没事就光着膀子躺地上聊天,以及到群里互怼。

2017年对郭京飞和雷佳音来说,是不平常的一年。郭京飞演活了《琅琊榜2》里的濮阳缨,特别鬼魅,特别妖娆,认识他的人多了不少。

而雷佳音,在这一年凭着《我的前半生》里的“前夫哥”陈俊生的角色,成功熬出了头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《我的前半生》热播那会儿,雷佳音见演“小三”的吴越被骂得狗血喷头,他担心战火蔓延到自己,抖机灵地去微博大骂陈俊生是“渣渣渣渣渣渣渣……男”。

这一波操作后,雷佳音“幸存”了下来,不但没被骂,反而火了,成为我国首位讨喜的“渣男”。

两人都有了知名度,却不愿意在观众面前正儿八经地秀兄弟情深,而是将他们的日常,放到了台面上。

2017年夏天,郭京飞、雷佳音、李光洁三人成立老男子天团,团名为“Three”,而在这之前,他们自称TF老boys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Three的成员个个都说自己是颜值担当,雷佳音说自己颜值第一,其它两人丑的没法说。

郭京飞一听,立马怼回去:我是100分,李光洁99,雷佳音0分。

后来有一天,雷佳音顶着一头不羁发型,穿上风衣,短裤和拖鞋,以及亮晃晃的黄色袜子,匆匆忙忙地赶飞机,不料被人拍下传到网上被大家看笑话。

郭京飞上网看到了雷佳音的窘相,第一时间加入了“群嘲”队伍,对着键盘啪啪打下一行字,“我的雷迪嘎嘎呀,这只千年鳖精靠吸食粉丝精华得以修炼……”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这之后两人杠得越来越激烈。《绣春刀2》里表现不错的雷佳音,获得了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,他心里甭提有多高兴,将郭京飞的限量版潮牌衣服套在了身上,昂首挺胸地去了台湾。完了却不领情地在受访过程中趁机diss郭京飞:“一个九线演员的外套被我拿来了,就是皮肤不太好的郭京飞啦。”

郭京飞当然不肯示弱,2018年3月,雷佳音忙着拍戏,没空去领东方卫视品质盛典颁发的奖,就喊了郭京飞过去代领。

郭京飞一站到领奖台上,就想着要“报复”雷佳音,先是呼唤雷佳音“大头”,而后还模仿雷佳音的样子发表了一堆获奖感言:“黄袜子我也穿了,米兰我也去了,头围也让人量了。我很红……”

临结束时,郭京飞嫌没有吐槽过瘾,便仰起头,说头大压得颈椎疼,连站着都不容易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雷佳音见着了,不愿善罢甘休,通过视频回击:“感谢东方卫视,能给我的好朋友郭京飞这么一个九线演员上台说获奖感言的机会!他真的特别不容易,都40多岁了,前半生一直在努力地表演积累经验,但是无所作为……“

2019年,郭京飞奋起直追,因为扮演了《都挺好》里的苏明成,成了表情包大亨,观众缘也跟着来了。凭这个角色,郭京飞还赢来了一座白玉兰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洗刷掉“九线演员”的耻辱,郭京飞损雷佳音时的底气似乎变得更足。他拜了郭德纲为师傅,在台上穿着大褂说起了相声。郭京飞跟媒体说:雷佳音有次喝多了,非要拜岳云鹏为师,所以我想当雷佳音的师叔。

雷佳音知道了,又是很不乐意。今年,他还念念不忘地对郭京飞叫嚷:“你70后,我80后,凭什么叫你师叔啊?”

这二人相杀的故事,一定还会继续上演。

雷佳音:当年我抑郁了,愣是让郭京飞给我骂好了

但不可否认,郭京飞和雷佳音之间的关系非常好。

郭京飞在接受采访时说过:“对雷佳音的情感,特别奇怪。我从上大学到现在,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,我很爱他,因为我们俩经历过很多事情。但我对他爱的方式,就是想抓着他头发揍他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见到他我就想揪头发,然后搁在游泳池里,踩在脚底下,让他吐泡。想一想都爽。”

他们之间的关系,大概就是最佳损友吧。

一直互损也不会翻脸,失意时也绝不会离去。


联系方式
公司:北京天邦科技
电话:010-826665577
地址:北京市东直门外大街